我的位置:首頁 > 文化 > 海上記憶
?又是一年開學季。萬千中小學生帶上新課本,穿上新校服,迎來新學期。他們閃亮的眼眸和挺拔的身姿給這座城市增添了活力,讓人忍不住想多按幾下快門,記錄下這青春的模樣。但今天故事的主角,卻另有其人。
作者:吳越 2020-09-14 14:54
(3)
(2)
這是解放日報攝影記者在20世紀80年代初拍攝的一張照片:大批市民在一幢建筑腳下的空曠處納涼,不遠處有一座用于指揮交通的信號亭,其背后是外白渡橋。
作者:鄭子愚 2020-09-14 14:45
(1)
(2)
相機在不斷的更新,操作也越來越方便。照相館的門面由大變小,后來漸漸消失。
作者:耿勇 2020-09-13 10:25
(7)
(1)
人類歷史上偉大的音樂家、作曲家貝多芬出生于1770年,去世于1827年。他在世時沒有記錄曾來過上海。那么,貝多芬的音樂是何時“登陸”上海的呢?
作者:魏斌 2020-09-13 10:25
(5)
(0)
1934年落成的國際飯店,作為上海最高樓的紀錄,一直保持到1982年。幾代上海人,和到上海旅游的人,都會到國際飯店腳下,抬頭望一望這幢最高建筑:“一抬頭,帽子都要落掉?!?/div>
作者:沈軼倫 2020-09-04 10:42
(9)
(4)
“上海是我長大成人的所在,帶著我所有的情懷,第一次干杯,頭一回戀愛,在永遠那純真年代,送走港臺同胞,迷上過老外,自己當明星,感覺也不壞,成功的滋味,自己最明白,舊的不去新的不來。城市的高度它越變越快,上海讓我越看越愛,好日子,好時代……”
作者:顧力丹 2020-09-02 20:50
(1)
(1)
由于當年史志記載的資料并不翔實,因此崇明歷史上因風潮災害而喪生的百姓究竟有多少,現在已不可能知道確切的數據了,但是,可以肯定地說,幾十萬人喪生在風潮中并不為過。
作者:柴燾熊 2020-09-02 20:49
(1)
(1)
在抗戰狀態下卻能持續舉辦“星期二聚餐會”的神奇地點,位于上海八仙橋基督教青年會,也就是今天的錦江都城經典青年會酒店。從這里推窗望出去,新修過后的大世界、平移后的上海音樂廳都互相凝視。它們一起見證了過往的歷史。
作者:沈軼倫 2020-08-28 11:16
(21)
(3)
突然日本飛機來了,車站連警報都來不及拉,一下子許多枚炸彈和燃燒彈臨空而降,兩列火車都被炸,車廂熊熊燃燒,連鐵皮外殼都在發火,很多旅客遭了殃。喪心病狂的日軍,還殘忍地在飛機上用機槍瘋狂掃射地上逃跑的旅客。我總算死里逃生,但這種慘烈的場面,終生難忘。剛才還好端端的人,一下子全成了尸體,血肉模糊,斷手折臂,甚至有的變成焦炭,連姿勢還依舊,有端坐的,有倚窗的,還有懷抱嬰兒喂奶的。僥幸活下來的人們,看著這慘絕人寰的場面,再有鐵石心腸,都會欲哭無淚,痛不欲生;再有健全神經,也會頓時瘋狂叫喊,精神崩潰。
作者:陳關康 2020-08-24 13:12
(2)
(0)
每年“雙搶”是農民最苦最累的時候,一個“雙搶”下來,我們這些知青往往肩膀上要脫好幾層皮(挑擔),臉和手被曬得“黑不溜秋”,簡直同“雙搶”前判若兩人。有一年母親學校放暑假,到崇明來看我,第一眼竟然不認識我了,說我像個黑人。
作者:龍鋼 2020-08-18 16:53
(5)
(1)
不經意間,滬江書亭在我視線中消失了?!岸f戶”華麗轉身為歐式建筑的“西部名邸公寓”,書亭的位置被水果店取代。
作者:張林鳳 2020-08-18 13:59
(1)
(0)
讀書與行路總是密不可分,甚至互為因果。在爺爺身上也特別明顯。爺爺喜歡旅游是出了名的,至少在我們這個大家庭里。在農村,這樣的一個老頭是一個異類。
作者:黃歡 2020-08-18 13:59
(2)
(0)
熱門文章排行

 

上海辟謠平臺
上海2021年第46屆世界技能大賽
上海市政府服務企業官方平臺
上海對口援疆20年
上海品牌之都建設推廣服務平臺
舉報中心
網上有害信息舉報專區
關注我們
客戶端下載
U9彩票